• 2007-08-27

    哀思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olunteer-logs/7950754.html

    今天七月十五,打电话给大姐时本来是忘记了这件事情的,等听到大姐鼻音严重的声音才想起来,大姐在父母的坟前一定又是哭红了眼睛、哭哑了嗓子,也一定向九泉之下的父母叙述我们兄弟姐妹的事情。自从离家上学工作,不知道有多少年已经没有为逝者到坟前烧纸、贡献了,一方面是忙碌的生活实在无暇,另一方面,却也正是城市里这种环境气氛的淡漠,自己浸淫其中,也就再没有那么多的念想与寄托了,只一门心思忙忙碌碌奔生活。

    因为送弟弟上大学来到邯郸,昨天,和五哥、嫂子还有王宏一起去了黄梁梦景区,其实是一个道观,但门外卖香的很多。因为旅游经常被寺庙要香火钱捐功德的缘故,我一向不信这些,因此对那些卖香的人视而未见,嫂子却买了,并笑言自己是“土老帽”。

    进了第三道门的时候,嫂子突然返回,我们继续参观、照相,等了她一回,却见她抱着三大包钵、纸,笑吟吟地走过来,她一向乐观开朗,整天笑声不断。靠近我们的时候,低声说,四叔和婶都不在了,今年我父亲也去世了,我看到有人手里拿着,也去买了。我们烧一烧,不管怎样,心到神知。

    听了细心嫂子的话,为之一震。是啊,回不了家不是借口,在道观为已故的人烧纸进香也不应被嘲笑。学着嫂子的样子,把香点燃,插进香炉,双手合十,闭目,低头,刹那之间,仿佛又看到了父母的音容笑貌,向他们诉说我们的近况,妹妹考上了研究生,弟弟上了大学,而且是在邯郸,热忱慷慨的五哥所在的城市,我也都很好,让他们放心。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想到冥冥中可以与他们交流却是人天两隔,心里又涌起无比的伤痛之感,赶快收起情绪,进入另一个门。

    举办婚礼之后,看见大姐穿的白皮鞋很好看,大姐说,你们都没有讲究,在家里都不能穿别的颜色的鞋。我一阵惭愧。

    我没有忘记他们,可是,这么长时间了,没有长歌当哭过,没有烧过纸钱,没有穿白色的鞋,不管是三七、七七还是一百天,还是什么十节一和七月十五。我为他们做过什么呢?我的思念与哀伤何以为凭呢?我比三个姐姐差远了,一直向前看、向前走,却渐渐地硬起心肠,忘掉了曾经。

    愿父母安息,我们都很好,我们永远在一起。

    分享到:

    评论

  • 希希公主一定要做快乐的公主,我会好好的:)
  • 也许是因为我们之间有着些许的相似,所以能够体会你现在的心情。我想你快快乐乐的,比给他们送去任何东西都有珍贵!所以今满姐姐一定要幸福哦^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