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08

    人家的媳妇 - []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olunteer-logs/59344573.html

    第一年三十是在我家过的,初三到了他家。

     

    第二年没回他家,在我家过的,那一年,流感特别厉害,也不热闹,匆匆回北京了。

     

    第三年,他一直热切地规划着回家的事儿,我也想着回家的事儿。有一天晚上睡不着,我列出来了十几条先回我家再去他家的理由,可是,经不住他说,工作后就没在家过过年的苦处,想起两位老人,就同意了先去他家。为此,我还委曲得不行。后来,他在昌平北站排了两个晚上的队,不吃不喝,买到了临客的票。

     

    今年,没有再想列出什么理由,自然而然的,他早早去西客站排队买了动车组的票,先回他们家,年三十晚上在他家过。其实,我也挺想那个家的,虽然,公公抽的烟有点臭,婆婆有点烦,上厕所有点麻烦。回西安的火车上,一个媳妇向我们抱怨她如何受不了婆婆家的农村生活,我觉得自己比她好多了。

     

    是啊,是人家的媳妇,就得回人家家里过年,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中国的传统心理就是这样,而我,也在渐渐认同这个习俗。想着他的好,想着他的不易,想着公公婆婆的不易,想当年着自己父母的不易,就会想着,路途上遭点罪没什么,家里冷点没什么。如果不能回家过年,才会觉得空空的呢。

     

    其实,我很早就想到这些了,于是,就在国庆的时候给公公婆婆买了羽绒服,冬天最冷的时候给婆婆和弟媳买了暖手宝,前一阵给去年出生的小侄子买了一套喜庆的棉裤棉袄。

     

    虽然有时候想,他们离我们太远,帮不了我们,但他们也用他们的方式想着我们、记挂着我们。

    虽然那些东西也不贵,可是,自己觉得,这个儿媳妇也还可以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