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13

    语文,朝花夕拾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olunteer-logs/5355938.html

    那天,看到婉霞姐的留言后,又从网上搜寻了她的文章,几篇发表在《黄河》这个山西省出版的纯文学刊

    物上的小说及评论。突然反省自己,真的如萌萌转载的孔庆东的文章一样,丢掉语文好久了。。。。

     

    很久了,不再精心构思一篇文章,谋篇布局、遣词造句这些都是需要调动思维、调动积累的费时费力的事

    情。而看到在三年前自己精心营造的那篇诗味浓郁的小说,不禁惶愧起来。那时候的自己还是一个在文学

    道路上勇于思进的人呢。有多大的目标就会产生多大的动力,现在,自己对文字几乎没有任何原则上的要

    求了,只是拉拉杂杂地记述生活的点点滴滴。语言是思维的物质外壳,这句话是不可刊易的真理。是的,

    思维越来越芜杂、浮躁、浅薄,语言也是在逐日退化,让人羞惭。


    很久了,不再静静地以饱蘸感怀的笔墨去写信了。很久以前,差不多每月就会给老师写一封信。写信,其

    实是在逼迫自己去表达、发现、思考精神与心灵上更深层的东西。支教的时候,给好友写了几封信。在巴

    别时,和萌萌交流讨论的那些内容如今看起来,真是可以让人得到提升得到反省的好材料。


    很久了,没有去读诗写诗。上大学时在图书馆,经常看《诗刊》《诗神》这样的杂志,诗是最纯粹的语言

    。诗是情感与语言的迷宫。诗会让你产生幻觉,然而这幻觉却可能是你心灵真实的颤动。去年春天在巴别

    的时候,看林庚的诗,春野、雨丝、清凉、悠远、迷离、苦甜,那时候的情怀还是少女的情怀。

    很久了,没有再去向纸质的媒体投稿了。那个时候,看了一本书,听了一首歌,看了一个电影,都要写出评论,看法布尔或亦舒,听张楚和齐豫,看《青木瓜之味》,看过之后,久久回味,凝思默想,总要写出几行字来才算对得起他们似的。写亦舒的评论还得到了100块钱的书,写青木瓜之味的影评也刊在了《北京青年报》上。写花的文章也是一篇接着一篇投给《中国花卉报》。虽然不值一哂,可是却有小小的满足与激励。

    很久了,没有和别人再有倾心之谈。有的,只是笑谑,只是牢骚。谈房价、谈腐败、谈八卦,有时候,甚至到了戏谑而虐的地步,于自己修养大不利。想起以前,和长者谈,和友人谈,展开有意趣的讨论,如灵魂沐浴,如饮甘泉,现在,这样的时光几乎为零了。

    很久了,是不是应该重新开始呢?捡拾起丢掉的好习惯,捡拾起语文,立志提高修养,告别粗鄙,克服惰性,应该是提到日程上的事情了吧?

    分享到:

    评论

  • 这篇文章没看过?
    我自己写过一篇《语文就是一切》,可不是转载孔庆东。说句自信的话,我的文笔比孔庆东好----哈哈,其他的不敢比。
  • 扎实的功底仍在,加把努力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