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25

    长姊如母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olunteer-logs/4856504.html

     

    今天早晨,大姐和我们一样,都是四点半就早早起床了。回家的这几天,我和宏住在大姐家,今朝也回来了,满湘刚走,二姐和三姐一向鼻子不对鼻子脸不对脸。大姐一直操劳,既要照顾我们和姐夫及张帆的饮食起居,又要照顾好兄弟姐妹的情绪,还张罗着安葬母亲、圆坟这么一档大事,我们家族是个大家族,可我们家除了今朝再没有男丁,一切都是大姐撑着、想着,与那么多亲戚往来周旋支场,真是不易。多亏大姐的好身板、不让须眉的能力和宰相肚里能撑船的心胸,否则,烦也被烦死,累也累得够呛,一家子都不象一家子了。

    天还未亮,星星还特别亮,我和宏洗漱,大姐为我们利利索索做了一锅疙瘩汤,打了四个荷包蛋。我和宏吃着,她又叫醒今朝他俩一起送我们去坐车。我想起母亲在的时候,我每次坐车离家出门,不管是去蠡县还是去北京,她都要送我,。而且,一定要给我做五个荷包蛋,在这时我就会对她说,人一天只能消化吸收一个鸡蛋的营养。我们通常都起得很早,如果是六点钟的车,父亲四点多就把我们叫醒。母亲动作慢,我一向嫌她在后面磨蹭拖我的后腿,一路上还叨叨没完。四周那么黑暗,那么寂静,只有天上的星星,散发清冷的光辉。几乎没有一次,我和母亲是特别融洽地走在路上的。我也会想到母亲还要等我走后,一步一步挨回去,不管是霜雨雪晴。暗悔自己不懂事,可是每次仍旧如此,到现在已经无法挽回。猪妈有一次在短信中对我说,母亲和你是争吵,是她有生命力的表现。后来我经常想起这句话,往往悲从中来,因为,从2004年底起,母亲生病就再也说不出话,只会张大嘴巴使劲哭。一开始我嫌她哭,后来一想起那句话就不嫌了。可是,2007年3月20日下午,母亲就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她悄悄有地离开了我们。在最后,母亲那么伟大,她想着生人,一声不吭,她再也不用那样屈辱地在世上受苦了,宛如高僧的坐化。而父亲,一直是受难的圣徒。


    我坐在大姐的自行车后座上,今朝载着王宏。大姐的身躯那么厚实,除了她的丈夫和她的儿子,我们几个兄弟似乎都可以依靠。姐姐为我们做的新被子新床垫特别好,全都用纯棉的颜色特别大方的布面,又是新弹的棉花。这些事情,本来是母亲该做的。过年的时候,王宏第一次到我们家来,大姐对我们说,她把这事告诉了母亲,还对她说,娘,这本来可是你该做的。娘就张大了嘴巴哭。

    我们到了田拉家门口,他们的车还未出发。大姐问,你们说哪一颗是北极星啊。于是我们非常愉快的聊天,彗星、流星雨、今朝的脾气,什么都聊,听着大姐爽朗的笑声,我心里暗暗地想,大姐,你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分享到:

    评论



  • 不想说些空洞的安慰的话

    找个时间叫上宏和妹

    我请你们去踏青

    咱们好好置身于自然,好好散散心



    在心中祈祷大姐身体健康

    祈祷末的家人安安康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