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07

    赶春(四)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olunteer-logs/4712238.html

    2月19日(正月初三)
        上午一起去参加订婚仪式,人很多很热闹,这种北方农村特有的习俗和方式,我已经好多年不见了,

    因为多年不回家,家乡的好多风俗习惯随之疏远。
        离开蠡县之前,有一点给人印象深刻的是,这里的家家户户都修了大门,题字题诗,很有特色。给人

    一种特殊的文化气息,我们山村里的简陋与之时无法比拟的。
        下午乘五哥的车去石家庄倒车,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去看一看娘。
         晚上去西安的车,一路上硬座,你很困,但是睡得很难受,我没有去补卧铺,我心里很不舒服,这

    段旅程所有的劳顿都是为了我,同时我心里一直在打鼓,家里的窘困我怕你心里接受不了。第二天到西安

    ,立刻转车上宝鸡,贪图便宜,让我们又在车上多呆了近40分钟,我的腿感觉有些发酸,我想你肯定比我

    还要累,但是你没有表现出来,你的心里很能忍耐,也很能藏住事,这一点我早都感觉到了,你真的比我

    要成熟,一路上春天的气息越来越浓,田野里的绿色也越来越多。


    2月20日(正月初四)
        到了宝鸡,我们好不容易在火车站广场边上吃了岐山擀面皮和醪糟、肉夹馍,虽然那里的肉夹馍并不

    怎么好吃,因为车站周围都是这样的,不会好到哪里去,在哪里吃饭的都是匆匆来客。
        然后又是3个多小时的盘山公路,而且坐在了车轮上面的那个座位,我明白你的心思,我说坐下一辆

    车,你没有同意,我要坐在那个里面的座位上,你坚决不同意,你的急躁情绪再一次凸现,我不知道说什

    么好,就三个字:你真好,但是就是不听话。
        汽车在盘山公路上满满的摇,路边的迎春花已经黄灿灿的了,我们先是逆清姜河进山,经过大散关,

    越过分水岭,到了嘉陵江源头(就由黄河流域进入长江流域了),也就进入凤县境内。
        曾经在广西战斗过1年的你对秦岭这种连绵不断的山已经不感到新鲜了,一百公里的路程车走了三个

    小时,为了减少爬山的艰辛,到镇上我们打车上山,回到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爸妈的兴奋之情溢于言

    表,我们的心情也很兴奋,我想,妈肯定为我们回来这一天准备了好长时间了,用你的话说,有些夸张。

    家里的晚上特别的冷,爸特意生了火,来驱屋里的寒气,你终于看到我曾经给你描述的那个穷家了,但是

    你没有表现出一丝的反感和意外,或者是失望,后来你说你想象的要好,我不知道你是在安慰我还是真的

    。总之家里条件艰苦,而且很累,一般经济落后地区的农村都很累,不过这几年村里的变化已经非常大了

    ,年初据说还要铺水泥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步伐已经快要迈进秦岭深处了,我希望步子大一些,尽

    快解决农村的教育、医疗、文化生活等深层次的问题,有一点可以欣慰的是在06年,电话终于装到村里了,

    结束了以前村里无法通电话的历史。
         回到家,我们看到了山茱萸的花蕾,春天已经来了。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刚到家,居然下起了小雨,

    听说那天还响了几个春雷呢。


    2月21日(正月初五)
        这算是回到家的第一天,家里的四块果园,剪枝的活爸已经干完了,为了使我们回来他们有更多的时

    间全家在一起,爸妈已经把地里的枝条全剪完了,我到家只扛了一捆苹果枝,自己觉得已经离普通的劳动

    人民有距离了,这不是我想要的,而是被爸妈人为地加了一层挡板。
        早饭过后,我们一起去了村里(阳坡)的仅剩的唯一一眼泉,也是阳坡这半边村子唯一的饮水水源,

    那时山泉,水很清很凉、顺便去了家里最高处的一片地,六亩的地里已经种上了花椒树,但是家里只有爸

    妈两个人,忙不过来,野草已经密布,荒草早春天阳光的照耀下有些荒凉,眼前的景象给我的感觉只有两个

    :一是爸妈老了,以前的时候地里从来没有这样荒过,他们太苦了,而两个儿子都不在身边,孤单辛苦的

    他们累得时候,很难得到儿子的帮助,也不知道他们心里有多苦,这一点从爸不停的吧嗒吧嗒抽旱烟的动

    作里能看出来,节俭半生的他们又舍不得花钱请人帮忙。二是为在外做工的弟弟担心,同时心里有些怨他

    ,在外事业没有进展到不如回家来谋求发展。
        阳光很好,我们一起照了相,爸妈很高兴,他们好多年没照相了,特别是一起合影。我们的全家福里

    就差弟弟,(可惜他因为没有按时领到工资,而放弃了回家的机会。)
        天气很暖和,地里没有上冻。地里的荠菜已经偷偷钻了出来,露出了嫩芽,我们突发奇想,挖荠菜,

    包饺子,在农村长了那么多年,也没有挖过荠菜,吃过荠菜,因为从来没有象今年这样悠闲过,而且妈也

    来和我们一起挖,毕竟是初春,荠菜还不显绿,也很小,挖了好久我们也在院子里择了好久,是一项劳动

    ,也是一种享受。晒得荠菜都好像有些蔫。

    分享到:

    评论

  • I will support you and hong



    alw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