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1-04

    美化 - [幽静时光]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olunteer-logs/30984757.html

    我似乎已经不会美化自己周围的事物了。

    黑即黑,白即白,即使热闹的繁华的,我似乎也要脱下它们漂亮的外衣,指出他们充满欲望的粗俗的浮浅的叫嚣的丑陋的身体。

    好像已然练就了一副冷眼。再也不会有桃色、玫瑰色,没有浪漫的幻想,没有美好的臆测,没有无端的遐思,没有深深的沉浸,有的似乎只是过眼烟云般每日重复的平面的简单而忙碌的生活。

    而且,还对别人的美化行为嗤之以鼻,觉得这不是矫饰的行为吗?

    后来一想,也不一定吧?

    因为他或她的心里本来就是一片新奇一片美好一片虔敬一片神往吧?

    那种夸饰、那种不由自主地添加美丽光晕的想法,自己不是以前也有吗?

    美化周围的事物,也需要一双发现美的眼睛,以及一颗美感的心灵吧?

    不是无端地把黑说成白、丑说成美,而且从一点点小事情一点点就细节就生发开去,不是停留在“看山是山”的状态,这样,也不为过吧?

    对于这种“美化”,让我想起席慕蓉的诗来:

    若你忽然问我 为什么要写诗  为什么 不去做些 别的有用的事  那么 我也不知道 该怎样回答  我如金匠 日夜捶击敲打 只为把痛苦延展成 薄如蝉翼的金饰  不知道这样努力地 把忧伤的来源转化成 光泽细柔的词句 是不是 也有一种

    美丽的价值

     

    只是,如果我们作为日常生活的金匠,不需时时捶打忧伤,但可去做时时延展美丽的努力。

     

    分享到:

    评论

  • 萌,这是无法掩盖的事实,我看周围是大粪,因为自己也是便便之一种:(

    因为不好意思美化自己,所以才不好意思美化周围的人和事。

    但毕竟,这不是主流。

    因为我在反思嘛。

    主流也许会是便便上的长出的一朵小花,或者,一棵野草。
  • 苏东坡和佛印的故事。末,你这样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