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19

    风雨鸡鸣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olunteer-logs/2095918.html

    风雨鸡鸣

     

    已经走了四个小时的山路了,脚底磨得很疼,大概出了血泡。天空中飘着细小的雨丝,冰凉。自己看来穿得有些单薄。可是因为心里有着相见的热望,所以,并不灰心,一直朝前走。上学的时候一个女友对我说她喜欢那幅对联:莫放春秋佳日过,最难风雨故人来。

    她已在门口迎候我们,眼睛笑意盈盈,推开门,一股烤红薯的温暖香气一下子将我们笼罩,沾染在发梢衣襟,进入鼻口,熨贴心肺。木炭安静在燃着,却好像能听到细小的噼叭响声。笔记本里放着许巍的音乐,屋子里干干爽爽。呵呵,一个会营造氛围的女人。

    一身的寒意与风雨已被驱走,双脚泡在烫烫的水中,所有的神经脉络全部舒展开,刚刚还噤若寒蝉的血液,又重新哗哗地在身体里流动起来。我们笑谈,只差绿蚁新醅酒,佐这知交相见。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在重重的大山之中,我们分散于不同的学校。但是,我们常常呼朋引伴,彼此温暖。我们比任何时候更容易毫无隔阂的交谈。

    离开大山,离开学生们,我们属于完全不同的生活世界,属于不同的环境与人群,过着不一样的生活。她本来是一个呼风唤雨的女强人,有喜欢去的酒吧、茶馆,每次都是坐在前排听音乐会,和我们遥望聚焦的人做朋友。只是夜晚来袭的时候偶尔会十分疲惫与迷惘,好在有一个温暖踏实的家庭,一个聪明健壮的蚪蚪,老公温柔敦厚疼惜有加。我呢,生于草根,长于草野,本来想摆脱却未摆脱压抑枯燥的公务员生活,还在寻着梦想的微弱光亮踽踽独行。鱼则一一名刚毕业一年的学生,风神特秀,虽未经历过多世事却一点都不浮躁,是书生而无书巾气。我最佩服的是他近乎完美的修养,永远不怒不争,从来不臧否人物,也许是缘于他的恬淡宁静的外公外婆。

    然而我们相谈甚欢,若不是困倦疲乏,也许一夜不眠。

    这样的夜晚,只有在一千多年以前才有吧?那时候白居易说: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灵魂长久的渴望温暖,尤其是雨天雪天,那时候的彼此相契,要好过千里鹅毛。

    周作人说 :“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典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

    想起那样的夜晚,会有些恍惚起来。四个小时的风雨前行,路边的溪流花草,红薯和芋头烤出来的甜香气息,荧光灯下的欢言笑语,总是莫名地飘忽而至目前,不及萦迴片晌又倏忽远离。那时的良辰也许本来就是尘上之梦吧?

    圣诞前的别离拥抱,也许已经暗含着决绝毅然。登车的刹那,已然将慧剑抽出。

    从来处而来,向去处而去。半年或一年的交游,终将息绝。

    人怎么会不贪恋呢?不是汲汲于与富贵特别之人的相交,夸耀于曾经的同榻抵足而眠。我们本是赤子啊本是赤子,那些华服铠甲蛹茧与我们何干?是贪恋襟怀坦白之时击节拍案、相视而笑、有会于心,是黑夜里睁着亮亮的眼睛回想过去,娓娓道来,旋即又陷入无语冥思。那不足与外人道,却相互从尘封的箱箧之中抽丝剥茧一般轻轻展开的,大概是一生的隐痛和欢喜。

    于是总在暗云低垂的时刻温习那一日,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分享到:

    评论

  • WENDY:



    迎接你温暖的拥抱。

    写这一篇的时候,心里很难过。很多我无法把握的事情,是由于时光吧?如果没有时光的流逝,或者,它长久地停留在那一刻,多好。



    再拥抱一次:>


  • 来过。



    留一个温暖的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