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2-30

    木末的楼顶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olunteer-logs/1767587.html

    周末的时候,当太阳从东方升起,楼顶上的水泥砖瓦被晒得稍稍温暖的时候,我就会爬上楼顶。太阳是我现在唯一的指南针,因为四周环山,建筑也不是北方的坐北朝南,所以,我只能通过太阳在空中的位置辩别方向。

       我带上了水杯、手机、毯子、床单,书,从斜靠在天窗的那个梯子上小心向上攀登,然后钻出天窗,就可以看到空旷的一块平地(房顶),四周的山头,头顶上的天空、云朵、太阳。我通常不专注于走路,而喜欢特意的仰头看天空,这个楼顶,使我更接近天空。

       我把床单挂在房顶晾衣服被褥的铁丝上,形成稍稍遮住热烈的阳光即可的阴凉。我的头和书在微微的阴凉中, 腿和身体沐浴在异常暖和的阳光中,那温暖仿佛能驱走一切潜伏于身体的寒冷,暖烘烘地非常熨贴舒服。毯子直接铺上,俯卧或仰卧,以各种姿势看书,有微微地风轻拂脸颊。安祥宁静。

       不过,我种空气让我想变得庸懒,有时候就呆呆地看着只看云影变化不知所想,使我尊崇小猫而贬低人类和其他动物,因为,只有它们,才将身子拉长再拉长,将筋骨脉络全部舒畅,然后,眯起眼睛晒太阳,甚至公然打盹而不怕人嘲笑。

       我甚至想,偷乐,我现在了一块属于自己的宝地,这里静悄悄没人打扰,只有偶尔飞来的苍蝇、蜻蜓或蜜蜂,它们也不甚停留。这在北京真的难以想象,找到一个五层楼的楼顶,这个楼顶是这个小小村落的制高点,我在此有最好角度的俯视和仰观,穿最舒服的衣服以最舒服的姿势晒干干净净的太阳。

       以前喜欢看山爬山,然而整天在山中,且山中无水,且并不是真正地与山里的花草树木虫鱼鸟兽一起,只能近距离却疏离隔膜地看山,便会对山产生厌倦。想起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可是,如果山在天空之下,却又别是一种味道,山背后有云,一片云慢慢地爬过山来,云巨大的投影落在山上,粉红色的云映照在山石和树木上,有太阳的光辉从群峰之中斜射过来只照在山上一抹金黄,山的影子在另一座山上,月亮升起月光似霰,晈晈空中一月轮,周围的山接受月光的浸润却仍是那样矜持,星光在幽蓝的穹顶,庞大而黑压压的山挽起手来,让我们的视线在天空上更集中,有的星星在它们肩头仿佛镶上的水钻。飞机的灯光最乍看着它们,我只想它们,想更久更远的事情,想那些山为什么现在是这样的,它以前呢?想起宇宙,尽管好多年来我已不再关注和好奇那些神秘未知的事物;想起小时候的种种猜测和幻想,还有,和小伙伴们的争论,那时候以为我在这看到一个太阳你在那儿看到一个太阳就是两个太阳,为什么这下雨那不下雨,天大还是地大?最初的记忆被唤起。

       我希望我将来不是居于某一间空敞明亮的公寓,而是在楼顶的小小阁楼上,如果有的话,尽管小,我也愿意。如果不能在大地上劳作,就让我能够仰望没有被割裂污染的天空吧。像树上的男爵一样,我可以整日整夜地生活在楼顶,看着天空,在楼顶上寻找食物、衣服、工具、朋友、路径,还有价值和爱情。(P。S。可是如果是城市高楼林立的楼顶,这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想象力小说的题材,但对主人公来说,远不如在树上,是难以产生幸福感的一生。)

    原文:http://www.you2v.com/cgi-bin/topic.cgi?forum=12&topic=9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