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5-25

    林中小径 - [幽静时光]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olunteer-logs/130230079.html

    昨天,去爬山前,碰到了袁姐和郭姐,这次,我跟她们一起去爬山,走了一条以前没有走过的路,是我喜欢的那种林中小径。

    不知道这样宽窄的路算不算羊肠小道,反正是一路贴着山腰婉娫而行,走在其中,有一路穿花拂叶的感觉,当然,花是野花,叶也是那些松柏、黄栌的叶子。虽然荆条和野酸枣有刺,但路边的那些全都被辛勤的人在前一年的冬天砍掉了,所以,不像走纯粹的野山那样披荆斩棘。松柏的气息非常浓郁,人走热了,周身却仍然是一片清凉。

    我喜欢这样的路,人与自然贴合的那么近、那么交融。这条路被许多行人踩得有点发亮发白了。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开辟出这样的小路来,然后,走的人越来越多,逐渐成为人们都喜欢走的一条小路。我不希望它被改成通天大道的样子,那样的大路是通向名利的。小小窄窄的路,一个人能通过正好,两个人相遇时需要谦让一下。起初的人都是这样的,聪明却懂得自律,一点也不贪婪,发现了于自己有益的一样东西,就经年累月地使用它、爱护它,相伴相惜一生,不再找更简便的东西。

    这条林中小径除了鸟声,还有人的歌声,当然,有人的喊山,声音从胸膛发出穿过喉咙时,的确是很令人舒畅的。以前没走这条路,只在山脊一路爬的时候,有风自己需挡风,有沙自己需挡沙,有烈日也得顶着,这里没有,这是一条让人心旷神怡的路。郭姐说,下了雨,走在这里更舒服,有草的香、土的香,湿湿的、润润的,非常好。

    下山时,这次,我跟随一位亲切的陌生的女士走另一条路,以前是走大路的,这位女士在跟伙伴告别聊天的时候说,还是走这样的小路回去,否则,一回大路,自己的狗马上就得拴起来。我也跟着走走以前没走过的这条路。这次的收获是很大的,以前走上大路,经常听到好听的琵琶声,清晰可闻,我还以为是哪里放的音乐,音响效果很好。天天的那个时间都有琵琶声,虽然不知道弹的是什么(上大学的时候买过一盘磁带,上有霸王卸甲、大浪淘沙、阳光照在塔什库尔干什么),但是大珠小珠落玉盘,真是一种精神享受。这次回去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弹奏者,原来是一位清瘦的老先生。这林中的琵琶声就是来自这位老者。他一定也是亲切的。因为,走在前面的女士向他招手,对面过来的另一位老者向他问候,看来,大家都很熟悉。

    回去的路上,两旁都有半干死的洋槐,槐花已经落尽,一地落蕊散在林中,散发着一种甜甜的干香。两旁的林中有画着8字的白地,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练太极或别的,还有一个羽毛球场地,地上的印迹里积了需多白色的槐花。

    我庆幸我的住处离山这么近,以后,可以带大宝走走这条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