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把现在这所房子买下来,并且,好好地收拾一下,把它布置成温馨的家。

    2。买辆电动自行车,这样,就可以去更远的地方玩,拍更多的照片,比如,温榆河,京密引水渠、十三陵(不知道里面的电能不能走这么远,而且,最怕偷);而且,有两辆车了,想骑电动骑电动,想骑旧车骑旧车。

    3。买几个漂亮的花盆和花瓶,好马配好鞍,好花配好瓶(盆),这样,虽然我的花虽然土生土长土里土气,却会增添几分贵气,吼吼。

    4。工作量再小点,种类再少点,现在真是分身乏术,唉___

    5。妹妹顺利地考上研究生,弟弟顺利地考上在北京的大学。

    6。我的亲人、朋友们身体都要好,别生病,一个个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我自己也是,嘿嘿

    7。

  • 体检结果出来了,大家都特别小心细致地看自己得了啥病,有啥症候。

    出乎意外的是小苑的血压偏高140、80,心率98,我们都说,小苑这怎么回事啊,挺棒的一个小伙,心跳怎么这么快呢?

    小苑说:是那个医生一摸我,我觉得不舒服。

    朱姐说:医生摸你你紧张个什么劲啊,看来你是欠摸。

    我说:朱姐很想摸你。

    小苑说:主要是那个男医生一摸我很奇怪。

    我说:那你是欠同性摸。

  • 红绳记

    媖到我们办公室来要办公用品。

     

    小苑发现了点啥。

    小苑:你瞧你家那位,像什么呀,给个红绳让你戴手指上,也不买个好看的戒指

    媖:  记好啦,这不是你姐夫买的,是你姐姐我买的。

    小苑:那更惨了,,,,,,,,,他连个绳都不给你买

    原来,那个“红绳”是媖本命年时买的珊瑚虫(化石),本命年时唯一身上戴着的红的东西。

  • 姿色

    莹莹拿着她的公务员证来到我们办公室

    朱姐:把证留着做纪念吧

    小苑:把名字改成我的吧

    莹莹:你有这么漂亮吗?

    小苑:谁敢和我比姿色啊?

    快写,快写啊,小苑冲着我喊。

    我写我写,现在,我是钦定史官,必须记录皇帝和大臣们的一言一行。

  • 减肥

    那天早上,朱姐吃了两个肉饼三个蒸饺。

    朱姐说:嗐,真好吃那肉饼,还有那个蒸饺,他们没言语,就打给我俩。

    雪说:人家都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我看是没有无缘无故的胖,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瘦。

    是啊,朱姐现在已经180多斤,堪称重量级选手了。

    我大悟,警醒,我喊,我要减肥!我要减到两位数。

    明落说:怎么,要减到90公斤?

    去死--------------

  • 风情万种

    朱姐问:小苑,在你的心目中,什么样的女人才算风情万种?

    小苑:我找不到确切的例子,但是我能想象,给你描述出来。

             长长的卷发自然散开

            娇艳欲滴的嘴唇(特别红,特别有光泽,(就像喝了一口血没干)

           樱唇轻启,露出洁白的牙齿(我用的是高露洁)

           睫毛弯弯,眼睛眨眨(每眨一次,有电流从脑瓜顶到脚心,叫人忍不住颤栗)

           桃粉色的腮红

           闪闪发亮的耳环(我就喜欢看圈的耳环,只要一动,晃你眼睛)

           无肩的玫瑰红绸缎丝般感受的晚礼服

            惹火系列的铂金钻石项链

            鞋子很重要,记住不穿袜子,手指和脚趾都有透明的红色的丹蔻

           银色的鸡骨鞋,细细的高高的跟

            女人的手上一定有一枚小小的漂亮的钻戒(还是要晃眼睛)

            皮肤要白,像羊脂玉一样让人心动,想去看她,可是看了之后眼睛又必须马上移开,是那种心动的感觉。光洁润泽有弹性。

            又尖又高的鼻子,嘴要小一点,眼要大一点

           芭比娃娃那样的是吗?我问

           怎么说呢,这只是幻想中的perfect

           披肩一定要加上,用藏羚羊的披肩,(是不是有点不环保啊?)

           坐在白色的天鹅绒大大的单人的沙发上,微靠在沙发上,双手自然交叉轻轻放在大腿上

    (我说,太死板了,双手这样放)

    (不能双手撑着,不能用力)

        神情,若有所思

        (mirror说: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慵懒中透着优雅)

          最好还有根细长的摩尔香烟夹在她的手里边

          配她的环境必须是咖啡色的家具

         下午三点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窗纱照进来

         她旁边最好还有小鱼缸,红色的小鱼游来游去(总算有了点生气)

          还要有一瓶打开的香槟酒(红酒吧),半杯红酒在阳光的照射下,红光映在沙发上吧

            哇塞,beautiful,小苑自言自语

           你觉得哪个细节还需要补充

            这时候门打开了

           跑进来两个小孩

            说:妈,你有完没完啊

  • 2006-12-04

    家园

    简简-京润 23:40:18
    从06年秋季起,家园统一了资助款的资助费用:
    这样做,一方面是借鉴"希望之光"等助学组织的好经验;另一方面是考虑到家园在广西、甘肃、湖南等地设有资助点,各方难以统一每学期不同的收费,为方便各地志愿者开展工作,统一了资助款金额。
    根据实际情况,从2006年秋季学期起,家园将学期收费统一标准:
    小学:100元/学期;
    乡级初中:200元/学期;镇,县级初中:400元/学期;
    高中:600元/学期、800元/学期、1000元/学期,1200元/学期(分四个标准,这个标准是结合各地的实际情况而定的.)
    各组高中的资助标准如下:
    甘肃定西/甘肃榆中:600元/学期。
    广西融水/广西天峨/广西东兰/广西蒙山/广西凌云:800元/学期。
    广西天等/广西隆安/广西武宣/广西平果/四川元坝:1000元/学期。
    广西田阳/湖南衡阳:1200元/学期。

    已经疏远家园好久了,曾经,在家园上有一段热血沸腾的日子。该去登陆一次了。

  • 2006-12-01

    尖锐与骄傲

    又来解剖自己,有时候,觉得自己过于尖锐,对于身边的人,吹毛求疵,明明白白地指出人家的缺点,而对方,出于善良,出于宽容,只能默默忍受。想到此,经常良心不安起来。

    大概还是内心的骄傲作祟吧?

    昨天看温冰然写的《般若飘香》,也是书市买的,不认识作家,不知作品内容,以为是佛教故事与现实人生的巧妙杂糅。其实还是错了。作者比我才大三岁,好的作品与差的作品简直靠嗅觉就能闻出,所谓文章气味罢?看得出她在极力铺陈,极力婉转,极力动情,然而,恰恰是在这极力之后,文字堆砌雕琢,感情浮泛浅露,笨拙的斧凿匠气显于字行间,若是在网上贴贴也还算可以,颇见才华的。可是,因为最近看的好文字太多,遂有云泥之感,无法卒读。最不能忍受的是那些不入流的滥用文字:她抬起美丽的睫毛,眨着一双多情的秀目啥的,虽是描写小说中人,却尤如芙蓉JJ现身说法,简直让人作呕。

    其内容倒还可以,写的是明朝金陵女子黄介媛。穿插的佛教故事只嫌生硬,感情纠葛也嫌单薄质直。难得她选择此题材,只是糟蹋了。唉,若是高阳写来就好了。

  • 2006-11-20

    书市与好伦哥

    周日又去了一次书市,与上一次淘到《你好 忧愁》,淘到《小毛驴和我》,淘到《告别圆舞曲》不同,这次买到的却是肖复兴、牛汉的散文、海男的小说,神州文化集成丛书的《星占与梦占》,还有一本白渔的诗集才一块钱,像白渔这样的诗人真惨,一辈子可能就出一两本书还卖不出去。外国的小说只买到纪德的《背德者、窄门》还有梅里美的短篇,萨特和卡夫卡的小说集都半价,在书店里觉得很便宜,但我觉得在书市半价就贵了,最好三块五块一本。其实,我更愿意淘意一些外国文学。

    周六看了《告别圆舞曲》,看完之后的愉悦感是无法比拟的,昆德拉真是厉害,说服与拒绝的拉锯,奇妙而微妙的心理变化,纠结地看似互不相干的离奇情节,全在他的得意之笔下汩汩而出。还有那些洋洋得意地评论、演说、推理、假设,全都让你为他的语言所折服。

    弗朗索瓦兹·萨冈十八岁的成名作《你好 忧愁》,相比只是真是一条清浅的小溪。恣意地流淌,欢快地向前。然而,青春的盛名之下却掩盖着无理和杀机。倒是喜欢书的名字。有时候,我也是一个喜欢忧愁的人。主动去找来悲情的电影、黯然销魂的诗词歌赋,催人泪下的爱情小说,沉浸在种种恼人天气,洗涤一下混沌烦躁的灵魂。高中时候就喜欢看到的那句话:欢乐解释不了深刻的真理,于是忧伤来了。

    去了书市,除非你去买畅销书、工具书、经典名著、儿童读物,否则,你只能淘到便宜货,而买不到自己真正想要特别的东西。

    昨晚和慧慧一起吃好伦哥,两个人眼大口小,总怕吃不回来,我到最后吃伤了,以后再也不去吃自助,吃亏的命中注定是消费者。两个人很没出息,直埋怨为什么没有长两个胃,最好还有一个能够反刍。其实仔细一想,好伦哥真的没啥好东西。

  • 我的秋天

    转自同学懒拖鞋的博客--电视民工

    在空洞的光阴里,我们的存在象旷野中伫立的树,
    秋天带来苍凉的逝去的消息,没有任何声音的打扰,
    我们的倾听是徒然也是茫然的但又真实可靠,
    除了倾听和等待,还能在这美好的秋天做什么呢?
    田鼠奔忙着寻找谷穗,大雁和燕子飞过去,隐藏和逃离也在时时进行。
    街头的大多数行人,走在秋天的温和沉默的光里,
    似乎没有任何感慨和遐想,仿佛没有悲喜的秋天,
    倒是那些小虫子们,夜里会用充满哀愁的声音吟唱秋天的歌,
    夜空格外遥远,似乎为了让我更加感到渺小,和小虫子们更接近。
  • 2006-10-15

    父亲的谜语

    而且,他的女儿,果然考上了重点初中,而且中考时选择读高中而非师范,并且,顺利地以全校第二名的成绩考上了大学。命运,没有一丝波折和犹豫,完全遵循了它的轨迹,一一实现。

     

    不知从何时起,我知道,言之不文,行而不远。我也像父亲一样爱读书。父亲的谜语与故事时间很少了,即使有,也唤不起我什么新鲜意趣。可是,我总能感受到里面那种简单的智慧与美妙。只是记性差,无法转述,儿时听到的整齐的规矩的五言七言谜语。完整的,能想起的,只有这一个。恍惚记得有些是猜蔬菜的,每一句是一种蔬菜,谜底其中有韭菜和蒜,蒜是跟诸葛亮有关的,因为诸葛亮能掐会蒜;还有一个是每一句打一古人名,有韩信、赵云,共中韩信谐“寒”音,谜面是“冰窟窿里去下书”,大概如此。这些谜语,我在以后的书上从来未见。

     

  • 2006-09-28

    乱中记梦

    前天梦见与慧慧同去游玩,回去的路上却被人流冲向两辆车,她上了大车,我上了小车,我想发短信告诉她我已上车,不要让她紧张,可是,一连从背包里掏出四个手机都不是自己的,而且从包里摸手机的时候想着,一定要是自己的小直板啊,可是掏出来却不是。大概给弟弟买手机时看了许多很花哨时尚的手机的缘故吧?我急了,因为也没有带电话本,急得真的不知道怎么办,用别人的手机打也不行,因为不知道她的号啊,又怕她着急。。。。

    同一个梦中,一个很漂亮的女子,在极美的意境之中(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让我给她拍照,却无论如何对不准焦。。。。

    昨天晚上更是,梦见和同事一起去游玩,两边的树很高,我们和许多猴子杂沓其间,也像猴子一样,在高高的树上攀援穿梭跳跃。枝条很长很绿,让我想起小时候和伙伴们上树的情景。一只猴子穿着树皮的衣服从我们面前走过引起惊呼,那衣服不是树皮连缀而成,而是一个完整的桶儿。

    梦见母亲睡在田地里,身体下面都是水,我给她在水里洗垫子,梦见大家忙忙叨叨而父亲只是一个人静静地炖鸡。

    梦见穿过欢闹的人群,是我们村的人在结婚,鲜艳的服装,五彩的头饰,我当是真想照像,还说,我们这里的民俗本身就这么好看啊。许多人在成亲。妹妹背着我,因为当时我的腿受伤了,显得很落拓。

    还梦见洗手间有别人送的一个大大的贝壳,挂在墙上,还可以把毛巾挂在上面。梦见水池里很脏,漂浮着许多东西。

    梦见用巴巴砌成的厕所,没办法只得进去,倒不算臭。。。。

    昨天很早就睡着了,最近真累啊

  • 2006-09-26

    窗外

    每天忙得不知才抬几次头,但是,每一抬头,再扭头,就会看到窗外的景象,窗外是一幅画。

    远山不是淡淡的柔和的,而是有着秋天瘦硬明朗。线条清晰可见,每一褶皱处有或深或浅的阴影。覆盖着苍翠的颜色,然而并没有茂密到遮蔽整个山头,还能显出深褐色的土壤。北方的山,大概就是如此吧,远看仿佛濯濯童山,其实离近了,倒是颇有些小树、灌木丛,小花小草什么的。

    再近处是凯必胜自动门厂,一排洁白的厂房,镶着湛蓝的窗子。有个风车小屋,还有一架飞机,都是用来测试风力的。

    最近的地方就是后面我们的宿舍了,砖红的房子在阳光下很是耀目。

    这样的窗外景色倒是赏心悦目的,冬天的时候山上偶尔有雪,下雨的时候山上会有云。

  • 2006-09-26

    弟弟来

    弟弟长水痘,来我这休养,今天到了。

    我从百泉山回来的那一天文竹开花了,今天,金心吊兰也抽出了一个新的小枝条。

  • 2006-09-25

    回家

    母亲

    回到家,一切还是老样子。是啊,这样多好,母亲还是老样子。

    见了我,仍旧咧开嘴哭。只不过嘴唇变成乌黑了。原来,二姐有两个新核桃让她拿着玩,她去偷偷地啃,每个啃掉半个,嘴巴有些肿了,像《东成西就》里的梁朝伟,让人忍不住想笑,忍不住想哭。

    烧完纸回到大姐家,三姐帮大姐去摘棉花了,大姐叮嘱我一定要去二姐家和娘在一起待会儿。帮大姐洗了碗碟。就去二姐家看娘。

    娘独自在最东边的屋子里看电视。姐姐姐夫在另一个屋子里,我没有言语,直接坐在母亲的床上。

    母亲见了我,又咧开大嘴哭了,嘴巴歪着,流着口水。样子很傻。后来又笑了,样子依然很傻。

    我给她捏胳膊,右胳膊只剩骨头了。给她捶右肩膀,那里的肉也是死的。母亲生病以前很丰满,面色红润。现在却很瘦了。脖子大概没有扭过转过,一直向前探着,像类人猿的样子。她的眼睛直勾勾的,偶尔斜过来,看我一眼。

    我拿着摇控器。看了一个韩国电影《爱的奏鸣曲》,车太贤和两个女孩的故事。

    一直到小飒放学回家,在外面喊妈妈。原来,二姐也帮大姐去摘棉花了。姐夫也出门了,出门的时候锁上了大门。小飒进不来。就一直喊妈妈。

  • 2006-09-15

    粉碎了预言

    当时他找到的理由是:我有恋母情结,而你有恋父情结,我们在一起,肯定不会幸福的。 当时,我困惑而茫然,是的,他知道好多这样的例子,他还有一本书,叫《爱情公式》,里面有许多成功的,和不成功的爱情模式。他给我们的爱情套了一个公式,是无解的方程式,不是平衡端整的等式。 他还说,我一定容易爱上已婚男人。 他是一个预言家,他每天思考得出的,都是真理。而且,有些真理,对别人却是致命的一击。 在那些强大的预言和真理面前,我欲辩无言,只垂下失败丧气的头颅。 许多事情,他有把握,也笃定。那个时候,我二十二岁,而且以前,不知道爱情的滋味。 可是,他真的很好,别人不知道他的好,只有我知道。那时候,真的离不开他,否则,如天崩地陷。 断断续续的爱情,踏踏实实的时间、甜到浓得化不开的时间其实只有一个半月,却堪堪又走过三季。 像中了毒。渴望拥抱的时候,受了委曲的时候,特别高兴的时候,一点莫名其妙的小理由,就会去找他。他就像看到一个溺爱过,想摆脱却又没有办法的小无赖,宽容,却又自鸣得意。 可是,终于不能再一起,也不能再继续傻下去。于是,戒毒一般。 起初,一个星期,后来,一个月,后来,三个月,后来,一年,后来,三年,不去找他。坚持住,忍住,把目光投向别处。 渐渐得,觉得庆幸起来,喜欢自己有这样一个清醒、省察、发现自己更广阔的世界的过程,发现自己的内心,完全不是往日想当然的,一片迷离朦胧的欢喜和梦幻,以及孩童之气。 而他,就在过了而立这年以后,抛却了自己的梦想和坚执,过起了平凡琐碎的家庭生活。想知道他的她的一些事情,却终于按捺住,不去探究。 当他仍旧用独有的神情朝向我的时候,我总是只说一句,吃饭了啊,那么解构,完全不管他说的什么。 已非当初,发生了很多事情。 不参加的他的婚礼,不是心里有芥蒂,而是任性地,就这样一清二白到底。 曾经一厢情愿地以为会有友谊,其实,只是暧昧。即使我坦荡,也脱不了那一层关系。 很多相似的情景让人恍惚,有时候会有一霎那地心悸,想问候,想反驳,想询问,想。。。 又终于忍住,在最无助最弱小最伤心的时候,而身边没有一个亲密的人的时候,真想得到一丝抚慰啊,终于忍住。 也许,只有我知道他曾憧憬怎样的未来,有怎样的梦想。 谁能预言一切,谁拥有绝对真理? 当他已经认命并且安于最普通的生存。我知道,他有自己的幸福,可是,有些遗憾,只能自己深藏,体味。 谁再预言,我就告诉他,我能将预言粉碎。
  • 读《汪曾祺作品自选集》(漓江出版社 19968月第二版),印象是:汪老太通达,太多智慧,太大巧若拙,太含而不露,反而感觉不出他的努力,他的突破,像沈从文一样深沉的情感。他笔下三教九流、走卒贩夫、引车卖浆之徒全都栩栩如生,让人向往至极,然而只是端然审美,隔岸看花。像蜡像馆里的雕像,虽然神情毕肖,颊上亦有三须,可是只是喜爱、赞叹,不能引起我更强烈的共鸣。

    人生哲学的玩味。我看不出他的痛苦,而没有痛苦,我会怀疑他的追求。

     

  • 2006-08-23

    傻子

    自己说奖给自己的一个牌子像碑,只是恶意地、莫名地就这样说,而且当着那些自以为很精的人。他们肯定在背地里笑着。

    最近很忙,却有点盲,每天都在浪费,每天都有没有做完的事情,每天都不得安闲,吃饭、游玩,“档期”排的满满,像穿上了不能停下的红舞鞋,当时的快乐烟消云散,只剩惘然。

    i am full  i am empty i am a fool.

    电视、电脑、DVD机、CD卡带一体播放机、MP4,我想一想,自己还有什么没被占据?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

    妹妹今天下午回学校,一处大房子里,我又可以回到清寂生活了。不开电视,偶看电影,写写字,节食,运动,听收音机,再给花浇点水。就这样子吧。

  • 2006-08-08

    念萌

    萌萌说不见就不见了。我知道她会回来,可是,还要等多久呢?

    以前每天的早晨必是先打开她的博客,我的博客中没有她的链接,可是,她的博客在我用过的每一台电脑的收藏夹中。看她的忙碌,想她的思考,听她的唠叨,当然也有那些飘飘仙乐,设身处地去想她的执拗与幽怨,为她春光乍现的快乐而高兴,为她对朋友真挚的深情而动容。为我是她博客里面的星星,她爱我一如爱她自己,切切的挂怀,眷眷的思念。有情若此,夫复何求呢?

    可是,我已经把她寄给我的六本佛教书籍全都看完了,她怎么还不回来呢?

    因为她的博客,我觉得天涯咫尺,若比邻居,纵使人生不见,如参与商,那遥遥地温暖也是可以直达心肺的。

    如今,她的博客已经冷清好久了,只有偶尔怀念的留言和翻旧帖来评论,门可罗雀,主雅客来勤,主人已经出了远门。拙于短信交流的我,却只能发去干巴巴的几行字,不像安慰不像说教不像同情,而她在短信中甫一出现,旋即退隐。只想着她在异乡,孤独清冷,靠什么来取暖呢?

    情之所钟,正在我辈,萌萌之情,来得深来得沉来得烈,一腔子血掏出来是热的,接受的人难以坦然,真的唯恐辜负。只是因为了解,所以便只顾坦然相受了她的所有的好,她的每一份挂念与慰藉。可是,现在,我想拿点什么给她,我要怎样给她呢?

    萌在西南,萌在中原,或者逃离,或者寻找,我不知道她曾经受过怎样的创伤,每日里怎样平复心中的隐痛,我真愿分担,说出来却假,因为,旁人终无法代替。

    每天打开她的博客,没有新的日志,心里便一阵茫然。想遥寄一车薪,在她的身旁燃起熊熊大火,火光映红了她的脸,照亮了她的眼睛,温暖她饮冰的心房。

    萌萌,想你了,快回来吧。

  • 2006-07-25

    寂寞者见寂寞

    看了你的博客,不知道为什么不能留言,其中有些东西,或者你是乐观的,而我读出一种至深的寂寞,那种寂寞让我不堪忍受.或者是,仁者见仁,寂寞者见寂寞吧....

                               ------阿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