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25

    婚礼

    是怀有梦想很多的人,所以经常被人嗤之为“不切实际”、“爱幻想”“浪漫主义”,仿佛,我是一个远离现实不食人间烟火的人,最适合的是抱着小说做白日清梦。

    其实,大家有所不知的是,梦想有一个的人,才是意志坚定的人,才是会努力去追寻梦想的人;而梦想太多的人,反倒是容易为现实所左右,最容易请...
  • 2007-07-20

    完美的日子

     

      大宝儿,我是多么高兴,你整天陪在我的身边。我养病的房间仿佛是座与世隔绝的小岛,我从来不用关心外面阴晴风雨,繁杂喧嚣,忙碌纷扰,只是静静地享受你带给我的安稳与快乐。

  • 2007-05-24

    忽而初夏

    淅淅沥沥已下了两天的小雨或中雨。昨天晚上练完歌已经九点钟,雨已经不大不小地下起来了,大家纷纷开车搭车回家,我正想搭车回去,却收到老公的短信:我已经到你们单位门口了。赶紧换好衣服,打起伞跑到大门口,这家伙骑在自行车上打着伞。不知道他等了多长时间了,在雨中一手打伞,一手扶车,骑大约半小时的路程,身边是匆匆的车辆渐起水珠。等到了,怕打扰我却又孤单地站在大门外,听着我们的歌声,等着我。他简直是我所见的第一号大傻瓜了。

    雨脚如麻,雨丝风片,一路下来,还是有几分寒意。尽管我在后座上把伞完全倾到前面,等到红灯停车下来时还是看到他的发梢上沾满了小水珠,在路灯下闪烁着小小的光芒。他胸部以下的衣服几乎全湿了,不过还好,没有湿透。

     

    这已经不是春天的雨,而是夏天的雨了。今年夏天雨水丰沛。

     

    早晨起来,雨停了。于是呼吸到初夏清晨的空气。是啊,不知不觉已经夏天了,时间过得好快。想起某些时光,仿佛前尘,往事已经如烟消散,无法收拢了。

     

    人确乎有选择回忆选择遗忘的本能。想起广西的时候,大多是美好的,如世外桃源潜心归隐的感觉了。

     

    从选择去那里到现在,已经两年过去了,中间经历了多少事啊,怎么能忘却呢?

     

    走在政法大学东校门的那条路上,椿树,春天最晚长出新叶的树种,已经婷婷如盖了。湿湿的地上还落了一小层花蕊。到处已是一派葱茏的景象了。

     

    夏天到了,布谷鸟也叫了,大姐说她过几天给地里点点儿玉米就可以了,家里不忙。我该怎样继续挖掘播种我生命的土地呢?

  • 那天,看到婉霞姐的留言后,又从网上搜寻了她的文章,几篇发表在《黄河》这个山西省出版的纯文学刊

    物上的小说与评论。突然反省自己,真的如萌萌转载的孔庆东的文章一样,丢掉语文好久了。。。。

     

    很久了,不再精心构思一篇文章,谋篇布局、遣词造句这些都是需要调动思维、调动积累的费时费力的事

    情。而看到在三年前自己精心营造的那篇诗味浓郁的小说,不禁惶愧起来。那时候的自己还是一个在文学

    道路上勇于思进的人呢。有多大的目标就会产生多大的动力,现在,自己对文字几乎没有任何原则上的要

    求了,只是拉拉杂杂地记述生活的点点滴滴。语言是思维的物质外壳,这句话是不可刊易的真理。是的,

    思维越来越芜杂、浮躁、浅薄,语言也是在逐日退化,让人羞惭。


    很久了,不再静静地以饱蘸感怀的笔墨去写信了。很久以...
  • 今天十一点的时候,又感觉自己饿了。到处寻找吃的,可是一点都没找到,于是坚持咬牙忍着。干点别的,不再专注于自己的肚子。到十一点四十五可以打饭的时候反而不饿了。想起自己前两天一到十点半就饿就吃东西,真有点后悔。

     人的欲望是被自己惯坏的。欲念一起即去满足,反而受到欲念的控制。

    以后还要对自己的饮食加以节制,记得去年八九月份时,吃的没有这么多,每天神清气爽,而且心理状态非常好,对一切事情还多一份超然的感觉。这样岂不是很好?

    从今天开始,晚上只吃水果蔬菜了。早晨戒鸡蛋。

    ...
  • 2007-05-06

    香山植物园

    牡丹带来的惊艳,刘禹锡的诗:

    偶然相遇人间世,合在增城阿姥家。
    有此倾城好颜色,天教晚发赛诸花。

    遇到名为“流苏”的花也惊艳,因为白色,开得太盛了,真是银装素裹。

    琼花也好看,天目琼花、欧洲琼花,只是气味不好。

    白的花真多,绣线菊也是白的,以前老是把它跟珍珠梅混了。

    还是那些热闹俗艳的花好看。

    刺槐和洋槐原来是不同的,只是它们并列着还贴着牌,我也看不出有什么区别。

    老公知道的真多,说小时候全在山上见过,并且说出他们当地的俗名。有些他特别想知道叫什么学名的,比如“鸡骨朵”,却没有看见牌子。

    他说,小时候没觉得家里多好,就想去平原。第一次到宝鸡看到那么大一块平地觉得真好啊。现在却觉得家里真好。少小离家老大回。不知道老了能不能回家。
  • 2007-04-30

    重归花前月下

          昨天,回到家,宏已经做好了晚饭,绝对手擀面,我们吃的很酣畅很饱胀。吃完饭后,我对他说,我们骑自行车去遛弯儿吧。其实我有一个小目的,这里不便公布。

          先去看了
  • 2007-04-22

    宏的宁波之行

    宁波之行
        4月10日,奉命到宁波执行任务,这是我入伍以来不止一次的单独执行任务了,但这一次感觉总是有些不同,一是代表机关下基层开展工作,而是多了一份牵挂,一路上如此,任务执行间隙也如此,这种强烈的感觉比第一次还要强烈(2006年11月30日开始的学习,那时我们才刚刚认识,学习了一个多星期,每天都盼着学习赶快结束,好见到你)。
    10日晚,列车驶离北京站,夜色渐渐浓郁,每经过一座城市,窗外灯火辉煌,灯光越亮,向你的感觉就越强烈,这好像是结婚以来,我第一次单独出远门,扔下你一个人在家,心里多希望你能在身边,我们一起经历着长途的旅行,一起欣赏窗外的夜景,和江南春光,而不是两个人都承受着的想念之苦。
        X参谋心细如针,他知道我们会打电话联系,而且会很多,他把本属于KZ享用的手机给我,很感谢他,这部...
  • 误读

     

     大家聊到银行的时候说起,以前有的外国人说,你们中国人都说自己谦虚,可是还是那样夸口:中国农业“很”行、中国建设“很”行、中国工商“很”行,中国“很”行。。。。

     希希公主说,自己也犯过一个特别可笑的错误,有一次看到中国光大银行的招牌时,那个“中”字被挡住了,她说,我当时就奇怪就问,怎么中国还有个“国光大银行”呢,呵呵,大概是银行给存苹果了:)

    mirror说,每次路过航天桥那儿的“金玉大厦”都念不对,总想着念“全王大厦”,嘿嘿,念的还挺牛。

    莹莹说,同学总是跟我说什么渣打银行,我总不知道哪两个字...
  • 今天和wendy 赏樱之后,她让我推荐一个地方,我们一块吃饭聊天。

    难得她能有这样的闲暇,于是我就当仁不让地推荐了一个地方,就是我和莲莲、慧慧去过的御马敦。

    叫了一个猪耳卷萝卜丝(天啊,本来人家有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的)、泡椒(味道真是正棕)、马蹄炒松仁虾肉、酥盒回锅肉、御马迷踪鸭、炒豆苗、花生米萝卜干,普洱茶(由此知道了关于普洱茶的很多知识)、养生果蔬汁(山梨、黄瓜、蜂蜜、优酪乳,这次知道了其成分)。

    一直聊,两个女人聊很多土鳖OR NOT 土鳖的问题:


    一、回不去(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人真的无法回到过去,即使真的放下现在的所有,回到故乡,周围的东西也早已改变、面目全非。时间的流逝无法逆转,所以回到过去也只能是幻梦而已,不可能实现。

    二、鱼与熊掌不可得兼(人不可能同时踏入两条河流)

  • 2007-03-27

    春眠不觉晓

    春风吻上我的脸
    作词:陈蝶衣
    作曲:姚敏

    告诉我现在是春天
    虽说是春眠不觉晓
    只有那偷懒人儿高眠
    春风她吻上我的脸
    告诉我现在是春天
    虽然是春光无限好
    只怕那春光老去在眼前
    趁着那春色在人间
    起一个清早跟春相见
    让春风吹到我身边
    轻轻地吻上我的脸

    春风她吻上我的脸
    告诉我现在是春天
    春风里处处花争艳
    别让那花谢一年又一年
  • 2007-03-25

    长姊如母

     

    今天早晨,大姐和我们一样,都是四点半就早早起床了。回家的这几天,我和宏住在大姐家,今朝也回来了,满湘刚走,二姐和三姐一向鼻子不对鼻子脸不对脸。大姐一直操劳,既要照顾我们和姐夫及张帆的饮食起居,又要照顾好兄弟姐妹的情绪,还张罗着安葬母亲、圆坟这么一档大事,我们家族是个大家族,可我们家除了今朝再没有男丁,一切都是大姐撑着、想着,与那么多亲戚往来周旋着,真是不易。多亏大姐的好身板、不让须眉的能力和宰相肚里能撑船的心胸,否则,烦也被烦死,累也累得够呛,一家子都不象一家子了。

    天还未亮,星星还特别亮,我和宏洗漱,大姐为我们利利索索做了一锅疙瘩汤,打了四个荷包蛋。我和宏吃着,她又叫醒今朝他俩一起送我们去坐车。我想起母亲在的时候,我每次坐车离家出门,不管是去蠡县还是去北京,她都要送我,。而且,一定要给我做五个荷包蛋,在这时我就会对她说,人一天只能消化吸收一个鸡...
  • 现在的睡觉应该算是春眠了

    早上醒来

    天空中仍飘着丝丝小雨

    妹妹说,没睡着,下了一夜呢

    我就想像着

    黑暗的温柔的春夜里

    小雨悄无声息的样子

     

    一生之中

    要和多少次春雨相遇

    一夜绵密的春雨足以滋润

    大地所有的嫩芽和蓓蕾

    烟雾氤氲之中

    我突然想起自己新鲜的童年芬芳的少年

    想起大学时听过的歌

    那早谢的花开在泥土的下面等潇潇的雨洒满

    想起看过的那些浪漫的小说和电影

    想起属于春天的湿润与憧憬 五彩缤纷的幻梦

     

    ...
  • 今天清晨

    有薄雾与轻寒

    温和的太阳,没有风

    骑着自行车

    我看到

    一只衔枝的喜鹊

    飞过楼宇、车辆与人的河流

    落在路边一棵高大的白杨树枝柯之间

    在那里,有一座城堡

    有一个未完成的鸟巢

    那枚干枯的小枝来自何地

    我不知道

    以前那么多干枯的小枝干

    柔软的、坚硬的、精的、细的、直的、弯的,来自何地

    我也不知道

    多久前开始着手垒筑

    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

    那座巢穴一定会是最漂亮舒适的家

    ...
  • 2007-03-13

    赶春(六)

    2月26日
  • 2007-03-07

    赶春(四)

    2月19日(正月初三)
        上午一起去参加订婚仪式,人很多很热闹,这种北方农村特有的习俗和方式,我已经好多年不见了,

    因为多年不回家,家乡的好多风俗习惯随之疏远。
        离开蠡县之前,有一点给人印象深刻的是,这里的家家户户都修了大门,题字题诗,很有特色。给人

    一种特殊的文化气息,我们山村里的简陋与之时无法比拟的。
        下午乘五哥的车去石家庄倒车,唯...
  • 煮面条

     

    今天下班时遇到小谷,遂请教:

    晚上你们俩在家一般做什么东西,最近真为这犯愁

    (做的简单了,觉得对家里那位太凑合了

    做的复杂了,又不值当浪费时间、金钱和精力)

    “我们俩

    不是面条就是方便面,要不就去我妈那儿蹭饭吃”

    虽然没有实质性的提示,可是一句话惊醒梦中人

    我何不给他做面条呢?

    这样,做一个菜就好,还有汤有水

    他吃干的,我吃...
  • 2007-03-04

    赶春(二)

    2月15日(农历丙戌年腊月廿八)
        这一天,阳光很好,春天的感觉很强烈了,春节的气息也愈浓。我们先去二姐家,然后去赶集。
        集市就在村子里,让我想起小时候跟父母回山东老家时的一些情景,特别的象,逢固定的日子,集市

    开集,本村的、邻村的都去,买家里需要的日用品,瓜菜水果等等,赶集的人把整个街道挤得满满当当,

    用一个词“接踵摩肩”形容太切切不过了,虽然童年的记忆已经...
  • 2007-03-02

    烧火做饭

    在妈的厨房里

    有一个高高的灶台

    一大一小两口铁锅

    咱妈为我们在里面吭吭咳咳地做饭

    我们用山上砍来的木柴

    和果园里的干枝

    烧火做饭

    我是烧火的一把好手

    填进去柴火,从烟囱里里冒出袅袅的炊烟

    烧火做饭,让我想起凡夫俗妇

    凡夫俗妇的日子

    可以取暖、感念

    我的手变粗糙了,你的也是

    妈和你,还为我烧苹果,烧核桃

    真是甜美

    ...
  • 2007-01-29

    幸运

    周六的时候去看话剧,宏则送完自己堂哥就回家了。而且当我进家门的时候,他正好做好了面条盛到碗里了,外甥和妹妹都在家,他们一起气氛十分融洽。

    我一连吃了两碗,卤的味道真好,豆腐、胡萝卜丁、肉沫做的,很香,他还煮好了冰糖梨水。感觉那么幸福,而自己内心,也有一种愧疚感。

    以后不再孤独了。那㪪栗正酒吧,看到那里镶的玻璃上写着:“孤独的时候想有个家”,真的不同了,不再这样凄凉落寞,总是被幸福的气泡充盈着。

    我对宏说,你说,我们能够这样到四十岁吗?他说,为什么只到四十岁呢?其实,我是担心,因为,男人,好象都是没长性的。

    可是,我现在渐渐相信他了,相信一个男人并不以貌取人,相信一个男人宽宏善良,相信一个男人会很坚贞。我很幸运。

    昨天,他又不让我做饭,现在,我渐渐变懒,变得很依赖,很娇气。我不于是独行侠了。他做了一个汤,特别好喝,用鸡蛋炒木耳,再浇上滚水,然后再加上生菜,真是很有创意的菜,每个人都夸他,当然,最高兴的还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