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5-25

    林中小径 - [幽静时光]

    昨天,去爬山前,碰到了袁姐和郭姐,这次,我跟她们一起去爬山,走了一条以前没有走过的路,是我喜欢的那种林中小径。

    不知道这样宽窄的路算不算羊肠小道,反正是一路贴着山腰婉娫而行,走在其中,有一路穿花拂叶的感觉,当然,花是野花,叶也是那些松柏、黄栌的叶...

  • 发现自己爱比较,尤其是当前萦绕在脑子里的撇不开的,反正也不能就一个人写一个长文,就只好拿两个人的简单印象做一下比较。一个英国人,一个法国人。一个人出身在贫寒的家庭,患有精神病的妹妹杀死了自己的父母,而他又义务返顾地承担起监护人的责人,直到先于妹妹而去。一个人出生在里昂的某个城堡里的贵族家庭。他一辈子都是东印度公司的书记员,除了有一点无法更改的迟到早退,在公司的慷慨包容下,能够提前退休的他欣喜苦狂。他一生热爱飞行,到过沙漠的中心,到过无人的山巅,遇到过无数的风暴,穿过厚厚的积云,最后,像他所描绘过的许...
  •    昨天下班走在回家的路上,感觉冬天的夜空异常美丽。树叶全都离开了树枝,可树枝与湛蓝深邃的夜空相映,显得纷繁又静谧。四周的灯已亮了,路上的行人、车辆也组成了静默的洪流,匆匆忙忙依着各自的方向前进。 抬头看到月亮,一弯弦月擦得金黄明净,娟然如拭。离得很近的地方有两颗星星,星星也是硕大明亮,与往日不同。我知道那个最明亮的是金星,月亮升起的时候它经常伴在旁边的,早晨时就启明,晚上叫长庚。我以为天气好就是如此。随着脚步的移动,月亮先是在树枝间,组成一幅图画。再走,月亮来到对面小区高楼之...
  • 昨天大概是我近一段时间来最美的一个周末,文化考察课要考察北京的胡同和四合院,因为说是让自行考察,我们小组一致决定,要给自己放假,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beautiful Sunday”。

    于是,穿着新买的衣服在外面逛了一圈,回到家吃完饭又看了个韩国电影《我生命中最美的一周》。

    一共有六对人,他们之间虽然偶有联系,误打误撞在一起,但却不至于对那一条线产生重大影响,每对人仍然按照各自的生活流进行下去,六条线索也并不纠结合并在一起。...
  • 2008-11-04

    美化 - [幽静时光]

    我似乎已经不会美化自己周围的事物了。

    黑即黑,白即白,即使热闹的繁华的,我似乎也要脱下它们漂亮的外衣,指出他们充满欲望的粗俗的浮浅的叫嚣的丑陋的身体。

    好像已然练就了一副冷眼。再也不会有桃色、玫瑰色,没有浪漫的幻想,没有美好的臆测,没有无端的遐思,没有深深的沉浸,有的似乎只是过眼烟云般每日重复的平面的简单而忙碌的生活。

    而且,还对别人的美化行为嗤之以鼻,觉得这不是矫饰的行为吗?

    后来一想,也不一定吧?
    ...
  • 早晨的阳空真好。

    清澈。

    在野外,到处都是牵牛花。

     

     

  • 2008-07-16

    梦中作画 - [幽静时光]

    昨夜,也可说今早凌晨一点醒来,口干舌燥,方知这些天处于上火状态。更衣后,重新躺在床上却浮想联翩无法入睡,最近晴朗的夏日在北京殊为可贵,我经常在散步的时候坐公交的时候就想起童年。于是,悄悄地拿起日记本走到客厅,准备大写特写一番近日的遥想。

    鬼使神差地,却拿起一个硬纸板(我暂且作扇子用的),拿出毛笔,拿出一得阁的墨汁,拿出两个小碗,一个碗中装满清水(无砚无盘碗也不错),是的,我要做水墨画了,画了兰草画菊花,我发觉,国画虽然难画,画好尤难,但只要认真地临摹,还是能蛮像回事儿的。

    觉得兰花画得死板,菊花第一次能那样也不错了,不过,心满意足之气占了上风,等想再写日记把一开始浮现的灵感誊写到日记本中时却脑袋发木,两眼难以睁开,更觉大宝似乎睡得不实,怕惊动了他,遂赶紧上床上觉。

    醒来时,自己拿着硬纸板问,咦?这是我什么时候画的,难道是梦中作画?